abusesaffiliationarrow-downarrow-leftarrow-rightarrow-upattack-typeburgerchevron-downchevron-leftchevron-rightchevron-upClock iconclosedeletedevelopment-povertydiscriminationdollardownloademailenvironmentexternal-linkfacebookfiltergenderglobegroupshealthC4067174-3DD9-4B9E-AD64-284FDAAE6338@1xinformation-outlineinformationinstagraminvestment-trade-globalisationissueslabourlanguagesShapeCombined Shapeline, chart, up, arrow, graphlocationmap-pinminusnewsorganisationotheroverviewpluspreviewArtboard 185profilerefreshIconnewssearchsecurityPathStock downStock steadyStock uptagticktooltiptwitteruniversalityweb

The content is also available in the following languages: English, 繁體中文

文章

2022年8月9日

作者:
Deogracias Kalima, China Dialogue

津巴布韦:中资Freestone Mines公司争议声下退出采石场项目 事件凸显社区协商重要性

《津巴布韦采石场项目争议凸显社区协商重要性》2022年8月2日

[...] 从2021年11月到今年2月,丹伽姆武拉山发生了一场激烈的对峙。对峙双方分别是当地的社区和一家来自中国的名为Freestone Mines的小型采石勘探公司。在这四个月的时间里,这家矿业公司从这座山的潜在开采者变成了批评的焦点和潜在的被告,直到最后放弃了该项目。该公司的一份声明,面对“来自坚决反对该项目的不同人士和利益相关者的抵制”,公司退出了该项目。

在这四个月里发生的事情的很多细节在很大程度上揭示了企业和当地政府未能与社区充分接触并征求意见的后果,也为在津巴布韦做生意的中国企业提供了教训。[...]

津巴布韦自然资源治理中心(Centre for Natural Resources Governance Zimbabwe,简称CNRG)主任法赖·马古武(Farai Maguwu)告诉中外对话:“没有(EMA)评估授权该项目继续进行。我们写信给矿业部(Ministry of Mines)和穆塔雷市议会,他们都确认这个项目没有进行环境影响评估。”

但EMA发言人安可拉·斯丹格(Amkela Sidange)却反驳了这一说法。她告诉中外对话:“Freestone Mines公司在丹伽姆武拉山项目动工之前,向EMA申请并获得了EIA[环境影响评估]许可证。” [...]

但Freestone Mines公司董事齐若新(音)拒绝接受这些指责。他对中外对话说:“我们合法获得了所有的许可证和文件,我们是一家守法的企业。”

然而,马古武反驳说,该公司所拥有的许可证涉嫌倒填日期。[...]

2022年2月,CNRG以涉嫌侵权将Freestone Mines公司和EMA告上法庭。

面对公众的反对和诉讼的威胁,Freestone Mines于2022年2月25日宣布放弃该项目。 [...]

企业责任资源中心(Business & Human Rights Resource Centre)的约翰内斯堡区域研究员曼森·格万尼亚(Manson Gwanyanya)认为,矿业公司除了取得许可证之外,与受影响社区展开有意义的协商从商业的角度来说是有好处的。如果发生纠纷,社区实际上可以为矿业公司提供担保。

“当社区站在你这边的时候,你有时能避免不必要的成本,”他说。他以肯尼亚为例。2018年该国许多大型投资陷入停滞,原因就是社区对那些未征询其意见的公司提起了诉讼。

但“需要明白这一点的不仅仅是中国公司”,格万尼亚补充道。“每个矿业公司都必须明白,它们不光要从矿业部长那里获得许可证,还必须充分告知社区会发生什么,因为你在使用他们的道路,抽取他们的水。我们律师称之为事先知情同意。” [...]

时间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