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法资本和劳工的涌入:菲律宾的中资网络博彩业

Alvin Camba, Department of Sociology-Johns Hopkins University

【此翻译由企业责任资源中心提供】

菲律宾最近经历了来自中国的对外直接投资(FDI)和劳动力的激增。这其中,国内的激励措施和不断变化的经济结构导致网络博彩业的畸盛。杜特尔特(Rodrigo Duterte)政府修改了有关在菲律宾从事网络博彩业投资的规定,解除了本国公司对该行业的垄断,并允许中国网络赌博公司进行投资。截至2018年,菲律宾共有58家在线赌博公司,还有200多家接收和输入大量中国劳动力的服务提供商。

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间接助长了网络博彩业的发展。受近年中菲两国友好关系的影响,中国游客人数从阿基诺执政时期的每年数十万增加到杜特尔特时期的平均每年近100万。合法的旅游路线成为在线赌博业工人进入菲律宾的众多途径之一。同时,菲中之间的良好关系导致中国对菲直接投资——从房地产,商业和租赁到服务业迅猛增加——这些都成为网络博彩业商品链综合体的一部分。

与其他东南亚国家相比,菲律宾的房地产价格更低廉。由于对房地产的需求,这些在线赌博公司已成为菲律宾寡头最大的客户之一。 2017年,阿亚拉地产公司(Ayala Land)的国际销售额猛增32%,占整个公司全年22亿美元销售总额的34%。同年,中国国民的消费占SM控股公司(SM Prime Holdings)国际销售额的10%以上,与2016年相比,增长了5%。这些需求的增长并非仅集中在马尼拉大都会,还扩大到了安蒂波洛、大雅台、宿雾、奥隆阿波和其他城市。

购买房产建筑后,这些公司需要会说普通话的工人与客户沟通。因而公司会雇用符合语言能力要求的中国工人;也有少量马来西亚和印尼华人因精通其他中国方言而被聘。菲律宾工人则多为建筑管理员,保安人员和游戏经销商。营销部门通过电子邮件和普通信件瞄准全球华人群体,吸引他们进入网络赌博。由中国工人组成的游戏部门则伪装成玩家,诱使实际玩家参与其他游戏。技术部门创建了新的应用程序和网站,以减少因中国政府的干预而中断服务的情形。菲律宾雇员则负责监视这些在线赌博业的工人。

网络博彩业工人面临着越来越多来自菲律宾公众的仇视,而菲律宾人也由于房地产价格上涨和离间其他种族的“(仅限)华人场所”而间接受到在线赌博公司的影响。同时,这些公司普遍存在虐待劳工的行为,曾导致数起马尼拉大都会工人自杀事件。一名工人在我们的采访中坦言:

我们每周工作六天,每天约12个小时。我们的固定工资基于12个小时的工作时间,但是在需要加班时,可以得到更多薪水。一些工人必须每天工作,因为他们从公司借贷来支付在中国的一些花费。如果违反公司规定,我们会被惩罚而降薪——例如与当地人或警察发生纠纷,前往马尼拉大都会以外的其他省或城市,或者将当地人带到办公室。我们的生活相当不易,因为我们必须早上四点或五点起床,为早上六点钟的轮班做好准备。

虽然政府声称该国只有11万名中国劳工(菲律宾移民局,2019年),但有人指出,加上半工和非法劳工人数,实际劳工数量可达40万。 菲律宾政府开始对这些中国的移民工人进行越来越严格的审查。 但是实际上,据报道,菲律宾政府机构甚至积极参与了该国的人口走私活动。 移民局与菲律宾娱乐和博彩公司(PAGCOR)合谋,向旅游公司出售许可证,而这些公司负责引进无证照的中国工人。 在菲律宾娱乐和博彩公司为在线赌博公司提供便利的同时,移民局官员则带来了工人。 二者创建了一种新的寻租模式,允许非法移民工人避开护照检控,并获得假工作许可或身份证。

总之,网络博彩行业存在广泛的对中国移民工人的劳动虐待,同时对菲律宾公众也产生了严重的负面影响。 到目前为止,两国政府都缺乏有效措施来解决由失控的在线赌博业务引发的非法移民、人口贩运及其他严重的社会问题。我们期望双方政府能超越短期经济回报和执政党的利益而采取积极行动,合力保护两国工人并构建健康有序的经济。

 

孔安文(Alvin Camba)是约翰·霍普金斯大学(Johns Hopkins University)社会学系的社会学博士候选人。 他致力于研究有关新资本、非法资本流入的精英冲突或整合,以及自然资源的政治经济学。 他的研究成果可见alvincamba.com,如您对本文有任何反馈意见,欢迎联系[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