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usesaffiliationarrow-downarrow-leftarrow-rightarrow-upattack-typeburgerchevron-downchevron-leftchevron-rightchevron-upClock iconclosedeletedevelopment-povertydiscriminationdollardownloademailenvironmentexternal-linkfacebookfiltergenderglobegroupshealthinformation-outlineinformationinstagraminvestment-trade-globalisationissueslabourlanguagesShapeCombined Shapelocationmap-pinminusnewsorganisationotheroverviewpluspreviewprofilerefreshnewssearchsecurityPathtagticktooltiptwitteruniversalityweb
文章

联合国国家的外债和其他有关国际金融义务对充分享有所有人权尤其是经济、社会和文化权利的影响问题独立专家胡安•巴勃罗•波霍斯拉夫斯基先生(Juan Pablo Bohoslavsky)结束对中国访问之际的声明

 今天我要结束2015年6月29日开始的对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正式国家访问…作为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任命的独立专家,我承担着…任务…研究属于与我外债方面任务相关的范围的所有人权问题…我的任务是全球性的,访问中国也是我研究全球各地区各国状况的任务授权的组成部分…

国际贷款中的人权

…中国…以赠款、无息贷款和优惠贷款的形式向超过120个国家提供对外援助…为了使对所有人的积极人权影响最大化…仔细规划,独立影响评估和协商应该确保尽可能避免负面社会、环境或人权影响,并以及时、公正和平等的方式减轻和补偿这些影响…中国正在汲取自身关于不仅应仔细听取政府官员和商人,还应听取将受到发展项目影响的实地人民的意见方面的经验…

我在此次访问中的每次会面都提出了以下问题:如何调和不干涉国家内政的原则和促进与保护外国人权的观点?…在我看来,解决方案应该是强调地方所有权和合作伙伴国在符合国际人权标准的情况下实现社会包容和可持续发展的自身发展要务。

…虽然也有研究强调了中国资金援助对发展中国家的积极影响…另外还有报告指出了中国对外投资带来的社会、环境和人权问题。例如民间社会组织在联合国经济和社会权利委员会2014年审议中国情况时提 交的报告,报告和中国公司和金融机构对外国业务影响的回复(如果收到)请见:https://business-humanrights.org/en/chinese-firms-impacts-abroad

确保对外投资权利合规的监管框架

访问期间,我了解到很多为确保中国的国际贷款清洁、绿色、高效、透明并符合国际人权标准而采取的改善监管框架方面的努力…虽然我对中国的《绿色信贷指引》表示祝贺:这为对社会和环境负责的贷款设立了一个里程碑,但…有效落实与国际贷款和投资相关的国际和国家规范方面的行动仍存在差距。例如,我已听说中国当局从未向在海外投资中违反《绿色信贷指引》的中国贷款方和企业施加惩罚。

国际人权标准和指南在中国向处于高风险、内部武装冲突、治理结构薄弱或国家当局缺乏对国家和国际法有效执行的国家提供资金时特别相关…各方一致认为尚有改进的空间,并且需要此领域的能力建设、经验交流和技术合作。

我对中国签署《外债和人权问题指导原则》和《工商业与人权问题指导原则》表示强烈欢迎,这确立了贷方和借方,包括公共和私营金融机构在内的政府和工 商企业必须遵守的重要国际人权原则。我已鼓励中国当局通过将两项国际文书明确和有力地纳入适用于对外接待和资金援助的国家框架和覆盖2016年至2020 年的下一个国家人权行动计划等方式进一步加强其监管框架。

 我邀请中国政府考虑签署联合国贸发会议《主权借款和放款原则》,并以借款和放款双方共同责任的概念为基础,确保制订为主权借款方和放款方提供经济利 益的适当尽职调查…

 我还想重申联合国经济、社会与文化权利委员会的建议,委员会在去年五月呼吁中国通过在作出资助决策前进行系统和独立的人权影响评估的方式采取基于人权的国际合作政策方法。委员会呼吁中国建立更加有效的监督机构以定期评估其政策和项目对接受国的人权影响,并在必要时采取补救措施;并确保在接受国出现经 济、社会与文化权利受到侵犯时能够诉诸投诉机制。

我特别想强调工商企业在行动层面建立对受到负面影响的个人和社区有影响和可使用的全面非司法申诉机制的必要性,这使得任何申诉都能根据《工商业与人权问题指导原则》得到早期解决和补救。

来自不同受影响社群的代表在访问之前告知我,中国公司和贷款机构似乎常常难以接近或不愿回应提出的问题。缺乏与开发项目抗议者开放而灵敏的对话常常可能埋下更大问题的种子,增加社会紧张局势并造成进一步冲突。它们不仅会危及任何开发项目的成功,还导致几个国家严重侵犯人权的问题,其中包括强迫迁离,任意拘留和侵犯生命权等。

我发现中国政府、工商企业和放款机构对出台更多强有力的社会和环境保障政策的意识不断提高。然而,单靠市场规律不足以确保商业行为尊重人权。因此中国政府的领导作用十分关键。

培养这些努力和利用现有国家和国际专业知识十分重要。在此方面,我很希望看到一大群来自工商界、学术界、政府和非政府部门的中国专家参与在日内瓦举 行的联合国工商业与人权问题年度论坛…

使新的多边开发银行具有权利敏感性

…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和新开发银行应努力建立良好的风险管理记录,与受影响的个人和社区进行协商,并展示出由它们投资的项目将比其他机构更好地避免和消除负面社会影响。惟其如此,这两大银行才得以不辱使命——注重人权并以全面、包容的态度促进可持续发展。[提及中国国家开发银行、进出口银行]

Story time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