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usesaffiliationarrow-downarrow-leftarrow-rightarrow-upattack-typeburgerchevron-downchevron-leftchevron-rightchevron-upClock iconclosedeletedevelopment-povertydiscriminationdollardownloademailenvironmentexternal-linkfacebookfiltergenderglobegroupshealthC4067174-3DD9-4B9E-AD64-284FDAAE6338@1xinformation-outlineinformationinstagraminvestment-trade-globalisationissueslabourlanguagesShapeCombined Shapeline, chart, up, arrow, graphlocationmap-pinminusnewsorganisationotheroverviewpluspreviewArtboard 185profilerefreshIconnewssearchsecurityPathStock downStock steadyStock uptagticktooltiptwitteruniversalityweb

The content is also available in the following languages: English, 简体中文,

文章

2022年8月9日

作者:
Deogracias Kalima, China Dialogue

津巴布韋:中資Freestone Mines公司爭議聲下退出採石場項目 事件凸顯社區協商重要性

《津巴布韋採石場項目爭議凸顯社區協商重要性》2022年8月2日

[...] 從2021年11月到今年2月,丹伽姆武拉山發生了一場激烈的對峙。對峙雙方分別是當地的社區和一家來自中國的名為Freestone Mines的小型採石勘探公司。在這四個月的時間里,這家礦業公司從這座山的潛在開採者變成了批評的焦點和潛在的被告,直到最後放棄了該項目。該公司的一份聲明,面對「來自堅決反對該項目的不同人士和利益相關者的抵制」,公司退出了該項目。

在這四個月裏發生的事情的很多細節在很大程度上揭示了企業和當地政府未能與社區充分接觸並徵求意見的後果,也為在津巴布韋做生意的中國企業提供了教訓。[...]

津巴布韋自然資源治理中心(Centre for Natural Resources Governance Zimbabwe,簡稱CNRG)主任法賴·馬古武(Farai Maguwu)告訴中外對話:「沒有(EMA)評估授權該項目繼續進行。我們寫信給礦業部(Ministry of Mines)和穆塔雷市議會,他們都確認這個項目沒有進行環境影響評估。」

但EMA發言人安可拉·斯丹格(Amkela Sidange)卻反駁了這一說法。她告訴中外對話:「Freestone Mines公司在丹伽姆武拉山項目動工之前,向EMA申請並獲得了EIA[環境影響評估]許可證。」 [...]

但Freestone Mines公司董事齊若新(音)拒絕接受這些指責。他對中外對話說:「我們合法獲得了所有的許可證和文件,我們是一家守法的企業。」

然而,馬古武反駁說,該公司所擁有的許可證涉嫌倒填日期。[...]

2022年2月,CNRG以涉嫌侵權將Freestone Mines公司和EMA告上法庭。

面對公眾的反對和訴訟的威脅,Freestone Mines於2022年2月25日宣佈放棄該項目。 [...]

企業責任資源中心(Business & Human Rights Resource Centre)的約翰內斯堡區域研究員曼森·格萬尼亞(Manson Gwanyanya)認為,礦業公司除了取得許可證之外,與受影響社區展開有意義的協商從商業的角度來說是有好處的。如果發生糾紛,社區實際上可以為礦業公司提供擔保。

「當社區站在你這邊的時候,你有時能避免不必要的成本,」他說。他以肯尼亞為例。2018年該國許多大型投資陷入停滯,原因就是社區對那些未徵詢其意見的公司提起了訴訟。

但「需要明白這一點的不僅僅是中國公司」,格萬尼亞補充道。「每個礦業公司都必須明白,它們不光要從礦業部長那裡獲得許可證,還必須充分告知社區會發生什麼,因為你在使用他們的道路,抽取他們的水。我們律師稱之為事先知情同意。」 [...]

時間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