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usesaffiliationarrow-downarrow-leftarrow-rightarrow-upattack-typeburgerchevron-downchevron-leftchevron-rightchevron-upClock iconclosedeletedevelopment-povertydiscriminationdollardownloademailenvironmentexternal-linkfacebookfiltergenderglobegroupshealthC4067174-3DD9-4B9E-AD64-284FDAAE6338@1xinformation-outlineinformationinstagraminvestment-trade-globalisationissueslabourlanguagesShapeCombined Shapeline, chart, up, arrow, graphlocationmap-pinminusnewsorganisationotheroverviewpluspreviewArtboard 185profilerefreshIconnewssearchsecurityPathStock downStock steadyStock uptagticktooltiptwitteruniversalityweb

The content is also available in the following languages: 繁體中文

文章

14 十一月 2021

作者:
张楠茜 全球报姐

​印尼:中国海外劳工归家无期 中资雇主拖欠工资缺乏生活保障

印尼中国劳工实录:“我们是岛上的隐形人” 2021年11月1日

因镍矿资源丰富,邹奋所在的苏拉威西岛吸引了无数外资企业前来开发,中资企业是其中的佼佼者。[...]

在岛上一年多,他高密度见证了中国外劳所经历的各种伤痛、悲苦、无奈。有人从一期干到二期、三期,两年多都走不了,抑郁到上吊自杀;工人断腿断胳膊稀松平常,却难以得到有效的医疗救助;三个月前,五十多岁的中国工人张广永在这里悄然死去,他在国内的家人至今未找到存放遗体的地方。

护照被收走,工资被拖延,邹奋和他的工友们统一集中居住在管理严格的生活区里。没有任何安全保障、走不出去也留不下来,他们似乎成了这个印尼边缘岛屿上最为隐形的一群人。[...]

父亲死后快三个月,问题到这里又打成一个死结。死要见尸的张超想通过遗体检查,知道父亲真正的死因是什么,但在当前的防控政策下,他无法在20天内就从国内赶赴印尼,完成从过海关到隔离的各个步骤,并见到父亲的尸体。一旦超过时间,尸体就要被火化,死因更是无法查明。

张超感觉到了求助无门的境地。签合同的京唐公司语焉不详;京唐公司的甲方德龙公司则说,张广永是劳务合同关系,和自己没有关系。[...]

邹奋开始上班前,中介开出的月薪为1.3万元人民币,但也强调,会根据工作表现定工资。后来他发现,大家的工资都不相同,但没人能拿到全额。说好9小时的工作时间,经常做到超过10小时。抽烟、玩手机都会被罚款,老板如果认为工人工作能力不行,立刻就降薪。拖欠工资更是常态,到今年10月底,很多人有四个月没拿到工资了。

但工人们此前交了中介费和保证金,如果不干满工期,这笔钱就无法返还,所以只能硬着头皮干活,至少把本钱挣回来。

以上两个项目都隶属于印尼德龙镍业公司,它是中企江苏德龙镍业有限公司的子公司,在当地共投资1亿美元,是印尼最大的镍业公司。2017年印尼德龙正式投产,雇用员工6000人,为当地创造了1万个工作机会。[...]